黄大仙高手论坛47497

人生

那个总考第一的孩子,后来怎么样了

时间: 2019-05-07

  我是总考第一的那类孩子的妈妈,有个被人称作学霸的女儿。总考第一的孩子,压力真的很大。因为对于他们来说,名次上从来没有进步一说,只有原地踏步和退步。
  
  所以,每次考了第一,女儿总会故作轻松地对我说:“老妈,下次未必是我了啊。”女儿能这么想,我就放心了,因为我也这么想。那么多孩子,每个都值得拿第一,女儿只是其中之一。
  
  女儿在初三之前,其实一直是年级第二。第一是班里的另一个女孩。这个女孩很刻苦,从来不会在每晚12点之前上床睡觉。大多数家长是不支持孩子这样做的,没有足够的时间休息,体力和脑力都会不够用。我觉得女儿能保持第二的心态,无疑是最好的心态,高高兴兴“二”到底,已经是很好的状态。
  
  初三第二学期,模拟考试开始了,对于择校来说,模考成绩很重要。第一次模考,女儿破天荒得了第一,她很惊喜。而那个总考第一的女孩当场痛哭。女儿说:“她哭得很可怜,我都有些内疚了。”
  
  女儿很不解,自己只是偶尔得了第一,而那个女孩偶尔考第二,就哭得那么惨,还让别的同学活吗?更让大家没想到的是,那个女孩擦干眼泪后,径直走到女儿课桌前,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对女儿说:“大乐子,我恨你!”
  
  “她怎么会这样呢?”女儿说。女儿不解,我也很诧异。对于学生,成绩固然要重视,但这种重视的方式未免过于沉重了吧。
  
  我有一种直觉,这个孩子可能要永远失去第一了,在别人全力以赴轻装冲刺的关头,她自己元气大伤。每个人都有两个强大的对手:一个是别人,另一个是自己。如果把所有比自己强的人都当成敌人,那么你已经输给了自己。在对待名次这个问题上,这个女孩显然不如女儿处理得妥当。
  
  一次下雨,女儿放学回来,被淋成了落汤鸡。我说:“你不是拿雨披了吗?”女儿说:“我借给别人了。”后来我才知道,这个别人就是“恨”女儿的那个女孩。我故意问女儿:“可是,她恨你啊,你干吗借给她?”女儿说:“她已经不恨我了,她说她只是无法停止对我的嫉妒。”
  
  这年中考,女儿考取了县状元,现在在衡水中学读高一。这里遍地都是学霸,女儿常说:“老妈呀,我觉得我们班同学都是神话!我们班同学的字体都是印刷体!我们班同学都过目不忘!”
  
  第一次學校组织大型考试时,她打回电话:“老妈,你希望我进多少名啊?”我说:“考进前4000名就行。”女儿所在的高一年级大概有4000人。女儿说:“妈妈,你心真大,我爱你,我会做最好的自己。”
  
  做最好的自己!即便我超不过别人,我也可以超越自己。这样的意愿,比单纯地超越别人更有意义。
  
  在和家长的交流过程中,我发现许多人拿高分低能说事。我觉得,在考取大学之前,你必须尊重分数。目前并没有一个更有效且公平成熟的准则,来对学生的能力高低进行量化和鉴定,高考是学生进入高校的必经之路,无论你说你多么有能力都没用,请刷你的高考余额,余额不足,此门不开。
  
  在高考存在的时候,说成绩的坏话,事情只能变坏。在应该努力的时候,去焦虑未来也是没有用的,把握不了眼下,未来你又能如何呢?
  
  不久前,堂哥开着新买的宝马车拉着我和大伯去办事。他示意我看路边一个摆水果摊的男人,说:“他是我上小学时的班长,我们班的第一名,当年老师拿他压我,说我胃部以上的器官都白长了……”大伯训斥他道:“老师说错了吗?起码人家还能让你认出来,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,脖子粗、肚子大,人家认得你是谁啊?”堂哥悻悻地说:“我就是没考过第一,但有那么糗吗?”
  
  或许,只有从来没考过第一的人,才会对第一念念不忘。如果考第一的人将来也就那样,或者还不如自己,那当年考第一也没啥好神气的。说到底,还是自己没有摆脱当年不曾考过第一的失落。
  
  那个总考第一的孩子,后来怎么样了?后来的生活会有许多事,还会像分数一样有可比性吗?无论事业还是感情,我们都可能面临成功,也可能遭遇失败:成功时,不必试图从别人的失败里寻找荣耀;失败时,不必因为别人的成功而伤害自己。好和坏,别人都替不了。
  
  你努力了,你做到了,或者没做到,都是你自己的人生,有些比较没有必要。
  
  那个总考第一的孩子,和不曾考过第一的我们,后来都一样长大了,再也回不去争第一的那段学生时光,未来的路,我们是自己的唯一。
  
  经营好未来的唯一,比成绩上的第一更加重要。